欢迎光临~吴江迪索纺织有限公司
语言选择: 中文版 ∷  英文版

面对进出口大概率负增长 我国外贸企业正加紧“两手”备战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从供给到需求,从经贸到政治、经济、社会的各个层面都在经受巨大压力。全球贸易合作几近停摆,世界经济衰退风险不断累积,作为市场化程度最高,产业链最长的纺织服装产业首当其冲,受多国封关、封境、封城等诸多限制,订单大量减少,甚至暂停、推迟交付或取消,我国外贸企业损失惨重。


6月7日,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以美元计,我国5月出口金额同比下降3.3%,增速由正转负,进口金额同比下降16.7%,跌幅较上月扩大 2.5个百分点。当月实现贸易顺差629.3亿美元,较上月增加约176亿美元。其中,今年前5个月,中美贸易总值为1.29万亿元人民币,下降9.8%;我国对美国出口下降11.4%;自美国进口下降4.5%;对美贸易顺差6425.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14.5%。


相比前四个月,虽然5月主要经济体制造业景气度有所回升,但仍大幅低于荣枯线。


“4月出口强劲主要是执行前几个月的订单,5月也有一部分之前的订单,但数量并不是特别多。”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随着欧美等国家经济重启,外需应该会改善,预计6、7月份订单会有所上升。”特别是,国内防疫物资出口增速显著加快对出口回落带来一定的托底作用。海关总署数据显示,5月1日-16日,我国防疫物资出口额达到632亿元,超过4月整月的600亿元出口额。


不过,对于今后一两个季度的外贸出口,仍有不少专家持慎重态度。毕竟,疫情发展态势和中美经贸关系变化是影响中国出口增长的重要因素。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一些西方国家的政客们不断“推责”“甩锅”,极大加剧了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和地缘政治冲突,全球经济格局出现了不可预估的变化,一些不稳定性不确定性重大风险点不断积聚,全球经济衰退的信号不断释放。此外,因“弗洛伊德死亡事件”引发的多国抗议活动,这些都给疫情之下的世界经济复苏蒙上了阴影。对此,中银国际证券在报告中预测称,2020年中国进出口金额大概率出现负增长,但降幅弱于全球平均。


疫情之下,国内很多外贸企业或“共享订单”抱团取暖,或转战国内市场积极布局,或线上突围分解压力……主动化解压力,洞悉商机。尽管目前各国疫情形势的好转,部分国家也开始解除“紧急状态”,逐步恢复常态,对此有关专家强调,尽管短期国际经济复苏不容乐观,但外贸企业必须要及时调整市场方向和产业结构,多元化布局来转化风险。



国际贸易几近摆停

外贸出口遭遇“寒流”



正如国际纺联在4月下旬开展的第三次针对非洲、美洲、亚洲、欧洲(包括土耳其)等地区600家企业参与的新冠疫情影响调查所提及的,此次疫情来的危机是全球性的,一度全球40多个国家进入紧急状态,几乎所有地区的企业都遭遇了大量订单的取消和推迟。纺织服装行业更是在供需两端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外贸企业在不确定因素影响下“苦不堪言”。


作为针织毛衫出口的重要集群地,东莞大朗镇集聚着上千家外贸出口企业。受疫情影响,一些外贸经销商为清库存,成本三四十元的毛纺品亏本甩卖给,现在两元/件都能买一件便宜的出口毛衫。


“我们年产量是1000万件,今年海外订单取消的就有700万件。”曾为Zara代工生产针织衫的一家东莞针织企业负责人介绍,目前由于海外订单的减少,工厂70%到80%的工人都已经放假了。“尽管周边也有几个企业在开工,但基本上都是在消化年前订单,大部分都无单可接,甚至转向内销了。”


受疫情影响,不光是中小企业,就连申洲这样的大企业也饱受订单减少的“痛苦”。“H&M、ZARA、Old Navy、沃尔玛等国际品牌都在取消订单。公司的货发到越南,品牌都不接收。我们现在也很迷茫,因为就在前几天,车间还是一片火热,运布车都不够用。而似乎在一夜之间,订单突然就消失了。”国内一家大型代加工服装厂老总无奈道:“今年的淡季比往年早到了两个月,单子取消,即便没取消,也有些让人束手无策。如果赶着做了订单,怕后续被暂停取消;如果不赶着做,又怕交期来不及。”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Zara、H&M、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等这样与中国代工厂紧密合作的各大国际品牌纷纷相继关店、退单或延迟交货。“我现在每天早晨起床后的第一件事情,是从关注国内疫情数据,变成了紧盯国外疫情数据。”于是,很多纺织外贸人纷纷自嘲道:订单不是被取消,就是在被取消的路上。就连面料之都的柯桥,以前中国轻纺城每天都有超十万人次的流量,而今年开业十天却只有一万。


一季度,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降幅超过了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时的水平。1~3月,行业对美国、日本、欧盟、东盟和非洲纺织品服装出口金额同比分别下降29.2%、16.8%、14.3%、13.1%和11.7%。尽管4月以来,得益于存量订单的完成,以及各国对口罩、防护服等需求的激增,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降幅快速收窄。1~4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金额为666.2亿美元,同比减少10%,降幅较一季度收窄8个百分点。其中,纺织品出口额为373.1亿美元,同比增长2.9%,4月当月出口146.2亿美元,同比增长51.1%;服装出口额为293.1亿美元,同比减少22.3%,4月当月出口67.4亿美元,同比减少27.7%。

尽管目前疫情在有些国家和地区得到了有效控制,西班牙、德国、奥地利、丹麦、捷克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国已相继表示将放宽因应对新冠疫情而采取的封闭措施。但截至5月17日,美国48个州进仅部分重启;巴西或成下一个疫情“震中”;印度全国封锁再延期;法国疫情反弹;英国或将进入负利率时代……针对当前国际疫情发展和全球经济社会走势,有不少专家均表示,短期内全球经济复苏依旧缓慢,下半年国内贸易出口会有所好转。


线上直播带货忙

每天有700家企业转内销


面对不少外贸订单减少、库存积压、现金流不畅等棘手问题,不少外贸企业在稳定和紧跟国外市场的同时,纷纷开始转战内销,并以线上直播等全渠道形式进行自救。


“这款棉麻窗帘布是新品,具有防尘等功效,欢迎大家咨询。”在柯桥中国轻纺城北市场一间门市部内,“90后”布商章洪浩正在与采购商线上互动。疫情之前,该公司生产的涤棉布、竹节棉麻、雪花纱等产品大多以出口为主,由于订单减少,章洪浩决定通过直播带货等线上交易的形式进一步打开国内市场,来“两条腿”走路应战疫情。


近日,在由中国轻纺城建设管理委员会、柯桥区商务局、中国轻纺城集团主办的全球2020纺织云展会上,120余家企业通过网络进行了产品展示,其中69家企业通过直播与客商互动。公司产品主要出口意大利,因为疫情限制业务大部分处于暂停阶段。为了降低损失,一方面我们继续加大对国内重点客户的拜访,致力开发国内市场;另一方面则尽量和原有客户保持沟通,好随时接单。河北宇腾羊绒制品有限公司销售经理谢振斌介绍,目前企业生产的都是年前的订单,5月底或将出现订单断档的风险。为此公司积极调整市场方向,在浙江桐乡、香港、广东深圳三地同时布局,并加强智能化、信息化投入,未来将充分以三地区为中心,调动内销市场。


出口转内销,企业在资金、人力方面等方面都会面临诸多挑战。可能外贸面料企业转向内销,在产品上有一定的优势。”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内的服装花型设计大多是从国外传过来,因此外贸面料转内销往往更时尚,更有竞争优势。“但大部分外贸企业已适应了外贸‘游戏规则’的代工模式,转内销可能会遇到多方面不适应,如产品外观型号等参数之前国际大公司都会通过预先调研计算好,工厂按照订单开工生产就可以了,而内销则要不断根据国内消费者的喜好,设计新的产品样式。”


但疫情之下,依然没有阻挡外贸转战内销的步伐。“自去年以来,国内至少32万家外向型出口企业正在谋求转型内贸。该平台福建、江苏和广东产地企业在今年3月份的交易规模比2月份均增长250%以上。”阿里巴巴负责人透露,一个月内,阿里巴巴国内贸易平台1688共计新增外贸工厂超2万家,平均每天有近700家外贸工厂入驻,外贸工厂在平台的交易额一个月已超220亿元。此外,为缓解当前对外贸易的市场困境,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宝特价版还出台了支持外贸工厂转内销十项措施。


如今,在转战国内市场的同时,不少外贸企业重心放在国内消费市场后,纷纷通过直播带货以及电商等平台,利用大数据,深挖消费需求。截至5月份,全国一半以上的外贸企业已开通淘宝店,最近三个月淘宝上新增外贸店激增160%。


“共享订单”报团取暖

政企携手共克时艰


如果说此次疫情打乱了全球的社会经济正常秩序,那对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打击无疑是最为严重的,不同行业、企业几乎都面临着订单、原材料、资金等各种困难,如何共克时艰,在危机中发现商机、找到转机,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作为全国服装制造重镇,石狮市有超过8000家服装上下游企业。今年以来,疫情对中小外贸企业造成较大冲击。在当地政府支持下,一些外贸企业建立起“共享工厂”来抱团取暖。“‘共享工厂’不仅为中小企业提供生产场所、仓储等配套资源,还为接单难的企业提供订单,为资金困难的企业解决供应链付款问题;企业运营成本可以降低一半。”“共享工厂”负责人、石狮汇立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董事长胡惠明介绍,3月底石狮市首个“共享工厂”已落地,通过“订单共享”、“数据共享”,12万件海外服装正加紧生产。
曾经,泉州泳装产品约占全球产量的30%,其中出口占八成以上。受疫情影响,行业企业出口下降50%-70%。“为了降低外贸损失,随着国内市场回暖,不少泳装出口企业也从给国际品牌代工转为给国内品牌代工。”晋江市泳装产业协会专职副秘书长施芳芳表示:“如果外贸企业都转向国内市场,国内也容纳不下。但企业还得尽量保持工人队伍的稳定。我们就鼓励企业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延伸生产领域,千方百计找各种订单来做。”
“危机危机,有危就会有机。”七彩狐泳装集团董事长洪建库发现,宅居在家的人对瑜伽服等室内运动产品的需求明显增加,这正是七彩狐的好机会。“瑜伽服、健身衣等轻运动产品和泳装生产工艺类似,但以前由于泳装生意太好忽略了这些。现在泳装订单萎缩了,便加大瑜伽服等产品的生产。”洪建库介绍,疫情以来,七彩狐的瑜伽服订单增长近两倍,销售额达到七八千万元。如今,七彩狐通过延伸生产领域,企业又打开了一扇窗。目前他们正在新建一个五万平方米的厂房,为疫情后的市场复苏、多元化发展做准备。
针对“后疫时代”,不少专家纷纷表示,纺织外贸公司要想最大程度的规避风险,及时止损,就必须积极转型,布局国内市场;线下市场开拓同时,注重线上资源利用;缩短回款账期,加快资金周转,及时消化存货。特别是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要及时出台扶持政策,不断提升国际贸易便利化水平,优化国内营商环境。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要将稳外贸的发力点更多落实在客户渠道的维护与拓展之上,必要时也要以退为进,结合消费升级,积极拓展国内市场。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企业在抗击疫情期间虽然需要承担的各种成本增加,但不能就此认为是花“冤枉钱”,而是要着眼于算大帐,做强后续动力,维护产业链安全。
针对我国所面临的严峻外贸形势和企业遇到的实际困难,近日在“两会”上,江苏阳光集团董事长陈丽芬、东方国际集团上海纺织装饰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伟、波司登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高德康等全国人大代表纷纷就稳定外贸出口,保持外贸竞争新优势等提案,呼吁政府加大扶持力度。对此,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特别强调:鉴于当前形势,要集中精力抓好“六稳”“六保”,把“六保”作为今年“六稳”工作的着力点,守住“六保”底线,就会稳住经济基本盘,这些在很多方面与纺织服装行业息息相关。
毕竟,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影响只是暂时的、阶段性的,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下,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政策工具更丰富、政策力度更大、政策目标更聚焦,这些无疑给我们行业、企业吃了定心丸,为稳定和复苏外贸经济注入了新活力。
没有上一个 没有下一个

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人:张小姐

手机:18058618086

电话:18058618065

邮箱:sales@desotex.com

地址: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盛泽镇八商区8幢77号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